家理动态

首页 > 家理动态

徐亚琳:夫妻关系中隐私权的保护问题

近日,(2022)京01民终581号民事判决书的公布将隐私权问题再次推入大众视野。《民法典》的出台,代表着隐私权已获得基本法层面保护的高度,但随着社会知识水平和民众法律意识的不断提高,关于隐私权的保护问题层出不穷。

了解更多

邓晓夏:离婚后的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如何解决?

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房,协议离婚时约定房屋归女方,孩子也由女方抚养。离婚后,孩子一直由男方实际抚养。之后,男女双方口头约定,把孩子的抚养权变更给男方,同时,女方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将房屋出售给男方,男方已向女方支付售房款......

了解更多

方旭:“隔代探望权”可以主张吗?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第一千零八十六条规定:离婚后,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者母,有探望子女的权利,另一方有协助的义务。行使探望权利的方式、时间由当事人协议;协议不成的,由人民法院判决。

了解更多

周亚徽:家务劳动补偿制度的域外立法简述

《民法典》中第1088条规定:夫妻一方因抚育子女、照料老年人、协助另一方工作等负担较多义务的,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,另一方应当给予补偿。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;协议不成的,由人民法院判决。

了解更多

杨巾芮:夫妻忠诚协议的法律效力

近来,很多朋友开始讨论夫妻忠诚协议是否具有法律效力这一问题。诚然,不论是为防患于未然还是为及时止损,签订具有效力的婚内文件确实有利于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。但夫妻忠诚协议的效力问题目前还待商榷,根据已公开发表的文章、期刊以及近年来公开的裁判文......

了解更多

李楠:《打胎协议》是否具有法律效力?

在恋爱或婚姻关系存续期间,男、女双方可能会通过签署一些协议来“约束”彼此,如:以签订《婚前财产协议》、《婚内财产协议》来明确双方的财产范围、归属情况及使用方式,若双方均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、对于具体事项约定明......

了解更多

和昊云:关于认定重婚罪对 离婚诉讼影响之法律分析

根据我国法律规定,认定构成重婚罪的标准有二:第一,有配偶而重婚的,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,此处仅指在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;第二,有配偶的人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,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。

了解更多

王斌:夫妻之间赠与房产的履行保障措施

房产是重要的生活资料,是一定条件下影响婚恋选择的重要筹码。许多父母为了提升子女的生活品质或择偶优势,不惜倾注毕生大半心血,为子女购置房产;也有许多优秀的人士,通过自己的努力或者其他安排在缔结婚姻关系前取得房产。

了解更多

周亚徽:关于完善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建议——以美国人身保护令制度为借鉴

我国的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的正式设立始于2016年3月1日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暴法》(以下简称“《反家暴法》”)的施行,至今也不过五年多的时间,因此在制度的具体实施上,还存在着很多可以进一步完善的细节,例如对于家庭暴力的定义所涵盖的范围较为局限(仅限于家庭成员之间,但2020年1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多部门发布的《人身安全保护令十大典型案例》中......

了解更多

和昊云:使用已故配偶工龄买房的相关法律问题研究

房改房属特定历史时期国家福利政策分房,具有补偿性、社会保障性、国家统筹性、享受权利的一次性等特点,与我国长期实行低工资制度、住房实行福利性实物分配制度密不可分。故在处理该房屋时,不能简单地以商品房的处理模式直接套用,而应该结合具体案件以及相关法律规定具体处理。

了解更多